说说会落村沉淀在岁月里的故事

来源 :西双版纳州档案局 访问次数 : 发布时间 :2018-11-29

说说会落村沉淀在岁月里的故事

——贫困户家庭座谈记

20181122日)

刘德生

 

    勐腊县脱贫攻坚战的号角一吹响,西双版纳州档案局便全力以赴,迅速派出六人投入脱贫攻坚战,我被派往挂钩联系点勐腊县勐仑镇曼边村委会会落村驻村。驻村以来,根据要求,开展“自强 诚信 感恩"主题教育活动和家庭座谈会,深入群众聆听会落村的岁月故事,留住乡愁记忆。

    20181120日,冬日里的暖阳撒向勐腊大地,勐仑镇曼边村会落村小组伸着懒腰,在这个冬日里的第一缕阳光中睁开眼。

    绿野里,阳光照耀在黛绿的橡胶树和野草上,几只白鹅悠闲地踱着方步,啄着野草,几只调皮的小鸟站在树枝上,拍打着翅膀飞走了。场院内,一群群鸡鸭,欢快地嬉戏追逐。贫困户李金阳端着一盆玉米,一把一把地撒向鸡鸭,一颗颗金黄的玉米在阳光照耀下,闪闪发亮,一切变得祥和宁静,整个村庄在这缕阳光里变得暖意洋洋。

    会落村位于勐仑镇东北十公里,这里群山环抱,山清水秀,风光秀丽,民风淳朴。会落即傣语会暖,意为围猎场,古时傣族头领打猎的围猎场,流经围猎场的这条河就叫会落河。会落人说,以前大家都叫会落村为烂地村或景谷村,村里的人都是1978年从景谷迁入,大家根据会落河的名字,将“会落”两字赋予新的寓意:会集到此地,能落地开花结果。1983年成立自然村时,大家就一致同意村名为会落村,会落村故此得名。

    会落村隶属于勐仑镇曼边行政村。距离村委会10.00 公里,距离勐仑镇政府10.00公里。年平均气温21.00 ℃,年降水量1,400.00毫米,适宜种植橡胶等农作物。有耕地76.00亩,其中人均耕地0.53亩;有林地2405亩。全村辖1个村民小组,有农户41户,农业人口143人,其中男性64人,女性79人,劳动力93人,贫困户1248人,低保户5户,残疾人8;在校学生32人,其中学前教育6人,学龄前儿童1人,小学15人,初中4人,高中2人,大学4人。该村农民收入以橡胶为主。

    清晨第一抹朝阳,洒在黄色的墙上,一半是光,一半是影,有光的那半堵墙,被照得透亮。躺在一旁、晒着太阳的大黄狗,伸着懒腰,这一切使会落多了一份亲切感。

    “会落村活动室和操场的这个位置就是我第十九次搬家居住的地方。”谈起会落村的岁月变迁,六十七岁的李金阳是最早来到这里、最有发言权的建村者之一,李金阳是最早来会落的九个人中的一个,其余八位是王仁华丶李占荣、周绍清、李新春、吕道梁、王成兴、陈相得、毛存福。

    我坐在一旁,默默地听着,感受着这四十年的风雨变化。

    李金阳虽然刚出生时已经解放了好几年,但那时的生活条件还是很艰苦的,受了很多的磨难。“那时候还很小,但每天都会跟着爸妈去地里挖些野菜回家吃,再长大一些,就要下地去挣公分了。”一边说着,李金阳还一边笑笑,好像不是在回忆苦痛,而是在回忆童年的美好。“人有时就是这样,经历过痛苦之后,便会感觉那是一种荣誉。”他最后还不忘补充一句。公分这个词我不是第一次听说了,还有大锅饭等,不管是在生活中还是在电视之中,那可以说是个创新,一时之间提高了人们的积极性,后来却助长了贪婪耍滑的歪风邪气。就像李金阳说的那样,开始时大家都很积极,很早就往田里跑,干活得公分,公分高是一种荣誉,所以大家都很看重效率。但由于是按数量多少给公分的,所以有人就贪图速度而不管质量,结果造成了很多不该有的浪费。而大锅饭更是按人数的多少给,所以大家做事的积极性越来越低,没有确定的要求,是不能出好成绩的。“是啊,”李金阳接着说道,“那时,每天一到时间,大家就跑到自己生产队的会计那去记公分,干了多少活都有一套公分考核办法,比如去抓虫子的要把虫子倒在地上用草棍拨着数清个数,因为抓虫的时候要把虫子捉到一个放了农药的小瓶子里毒死,这样一来,不仅是捉虫的时间长了,连算分都要占很多本该干活的时间,所以效率就很低了。”李金阳叹口气,接着说,“正因为这样,日子过得一天不如一天,浑身的力气无处使,空有一副好身板,过得憋屈。”在外当兵的亲戚回来说,西双版纳是个好地方,只要肯出力,就什么都会有。于是几个年轻人凑到一起,说起这事,个个都热血沸腾,都想到西双版纳闯一闯。李金阳、王仁华、李新春等九人便背起一床毯子,拖家带口、手牵着手、翻山越岭,来到了勐仑的曼岗,在大青树下,把树叶堆拢,地当床,天当顶,盖上毯子,就算安顿好了。紧接着,承包曼岗的轮歇地,种上旱稻,平时就靠摘野果、挖山药度日。秋天,家家户户都粮满仓,过上了能吃饱饭的好日子。但是,过不了两年,承包的土地又被收回,又得重新承包其他家的地,又得搬家。那时的我们,亲如一家,不论谁家有事,都会主动帮忙,谁家有点好吃的,都聚在一起,共同分享。日子虽穷,关系融恰,都觉得相互之间是个依靠。虽然不断地搬家,但是茅草房在大家的齐心协力下,一天就能盖好。沉浸在回忆中的李金阳,满脸的皱纹舒展开来。激动地说,有一年,家里堆满了粮食,还养了二十多头肥猪,真正的好日子来了。突然又满面愁容地说,一把火,所有的东西毁于一旦,粮食烧成了灰,二十多头肥猪被烧得仅剩一头奄奄一息的母猪。也许是为了调整自己的心情,也许是为了活跃凝滞的气氛,李金阳用手背擦擦眼泪,又风趣地唱起了三跺脚曲子,“肚子饿成瘪口袋,不见阿妹送饭来。"那时的我,就是肚子饿,一家人几天才敢做上一顿政府救济、亲戚接济的饭来吃。不节省不行啊,不能总是伸手向政府向亲戚讨呀。唉,不说了,都是因为当时居无定所,没有自己的土地。就是有能力,也不敢盖砖瓦房,只能住在竹篱笆茅草房里。大家都想有一片土地、都想将户口落在这里、都想过上安稳的日子。1983年,这一天终于来了,大家落了户、分到了土地、实行了联产承包制,大家的积极性就更高了,干得多自己就得的多,干得少就得的少。虽然经过很多坎坷,不过到底是扛过去了啊。他顿了顿,又说“再说,后来有了土地后,大家干得就越来越有劲了不是么?”李金阳一边说一边笑得已经合不拢嘴了。农民就是这么朴素,只要满足了温饱,再得到了尊重,然后有些开心的事,就能回忆好一阵子。可能是因为在乡镇的几年和农民打交道多,我对农民总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尊重。

李金阳的儿子李应雄(会落村小组组长),在李金阳稍微顿了顿时,便自顾自聊了起来。主要就是在精准扶贫的几年里,村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家家盖起了瓦房或砖混结构房,村里的十二户贫困户,有的,政府帮修缮加固,有的,帮拆除重建,家家都住上了安全稳固的房子,家家户户安上了太阳能、太阳能路灯,进村道路铺成了柏油路,家家户户都买了摩托车,有的买了汽车。大家熬过了艰苦的日子后,终于迎来了小康生活。一边说着,大家还一边不由得笑一笑。其实就是这么简单,大家生活越来越好,心情越来越愉快。

    “变化越来越快,电视、电冰箱、电话,这些都还能熟悉,可电脑、手机、汽车等东西我们是越来越糊涂了,看来我们这一辈真的是跟不上时代的变化了。”正说到兴头上,李金阳突然来了句感慨,大家也一下子陷入了沉默。是啊,李金阳已经是六十七岁了,孙子都上中学大学了,有时,李金阳总逗着邻居小朋友们玩,表情是开心,可却看不懂现如今孩子们的那些稀奇古怪的游戏。“别去想那些了。”村小组支部书记李顺明劝道,“变化来变化去,好多事我们都搞不懂了,这不正是说明我们生活越来越好了么?再说,不管怎么变化,唯一不变的是我们这一村子的人聚在一起,大家一直开心,这不就很好了么?会落会落,大家会集在一起,落了地、开了花、结了果。”是啊,村支书李顺明的话很有道理啊,时代的变化越来越迅速了,人们的生活越来越宽裕,尽管有时会感到些过于仓促,可那正是反映了我们国家的发展越来越快,社会变迁越来越迅速。可不管怎样,农民朴实的心没有变,心里的舒坦超过物质的富有。家庭座谈会中,通过前后生活的对比,贫困户感谢党、感谢政府之情溢于言表。贫困户艾森激动地说,如果不是政府帮助建房,像我老父亲这个年龄一辈子也住不上这样的好房子;贫困户马中生说,住上了政府盖的好房子,再不知道感恩,就是真没有良心了;贫困户李波龙、李光华等满怀感激之情地说,不是政府帮扶,我们十年后都盖不起这么好的房子,真是党和政府扶贫的好政策,让我们过上了好日子。

    大家眼中的社会变迁,是越来越好,越来越快的,国家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再到强起来,人们的生活小康了,精神愉快了,我们的国家在世界能抬起头了,一只雄鸡仰头高歌了,人们携手并进了。国家扶贫的好政策给我们带来了好日子,大家都怀着感恩之心,感谢党、感谢政府。 扶贫攻坚驻村的日子,大家谈着这些,满怀信心地共同迎接打赢扶贫攻坚战的考验,以十足干劲和百倍的信心迎接十九大提出的乡村振兴战略为我们描绘的"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美好前景。

文章关键字: 落村 李金阳 勐仑 贫困户 镇曼